媒體出版物

一根白發


□薛慧波
2019-06-18

三十五歲的某個清晨,在鏡子中無意發現一根白發。在濃密的烏絲中,它顯得那么突兀卻又那么羞澀,如同少女的心思一般藏也藏不住。當我把它拔下放在手心時,不禁喃喃自語:怎么我也有白發了?媽媽說:“白發而已,長了就長了唄,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?”是呀,我看著媽媽滿頭的白發,心疼的說不出話來。


猶記得少年時,媽媽每天早早起床準備好早飯,就去鄰居家挑水,然后回來澆菜、喂雞。太陽光照得媽媽烏黑的頭發閃閃發亮。我和哥哥屁顛屁顛地跟在媽媽身后,總是希望自己可以快點長大??蓮氖裁磿r候開始,媽媽漸漸老了,頭發也由烏黑變成了縷縷雪白呢?是我離家讀書的時候?是我參加工作的時候?還是我結婚成家之后呢?我心里一遍一遍地問自己,卻越問越茫然。


歲月無情地在她臉上留下了道道溝坎,那原本精神的雙眸也稍顯暗淡。我說:“媽,今天正好我休息,我給你染染頭發吧?!眿寢屨f:“不過年不過節的,染啥染啊,染完還要長?!北M管如此,她還是把頭發重新整理一番,麻利地坐到我的跟前,等著我給她染發。


望著眼前被我逐漸染黑的白發,我的心一陣陣地發酸,更是一陣陣地發緊。媽媽的白發,每一根都描繪著歲月的滄桑,每一縷都充滿了愛與關懷,永不褪色。


99精品国产在热2019一级毛片